"李三江毕竟见过场面

点击: 4作者:

清朝康熙年间,江南凤城一带出现了一种新奇的娱乐方式,客人来了,只需躺倒在一张木床上。由一个身高不到三尺的婴儿在床头一边用他柔嫩的双手抚摸客人头部,一边讲一些天下奇闻;这些婴儿被称为床头婴,官场。

他们虽然身材瘦小。手指酷似婴孩,街头的苦力,但眼神和脸部却充满沧桑,田间的劳力,都喜欢到这家床头婴按摩。

因为它的价格便宜;民间的三教九流。而无人知晓床头婴的幕后老板是谁。连当地官员也奈何不了。这床头婴的名号更响了?这件事惊动了朝廷,康熙密令大臣李三江下去。

要李三江想方设法把这些床头婴的来历向他汇报,而且只能秘密巡查;不得惊动当地官员,李三江正为有人举报他贪污腐败的事情而寝食难?

见皇上委以重任,自然高兴!"皇上还是信赖我的?我一定要办好这件事!"于是:李三江悄悄来到了凤城。打扮成算命先生走进床头婴按摩楼;就有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侍童走了过来,在柜台交。

把李三江带进了一个小房间,一张红褐色的木床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不一会儿。一个矮小的婴儿晃着身子跳上了床。李三江躺在了木。

李三江细细打量那人,发现他虽然手指脚掌等裸露的地方柔嫩无比;但脸部显得很苍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床。

"李三江不由愕然;那床头婴显然是个按摩的老手,两只婴儿手轻轻抚弄着李三江头部的太阳穴。一边喃喃地讲起了一些民间奇闻,那声音莺歌燕语的,让人变得无比慵懒,李三江想跟床头婴交谈。可床头婴却只顾自己说奇闻逸事,官场。

对李三江不理不睬,

心想要把皇上交代的事情做好!

李三江只好闭上眼睛!细细享受这柔嫩的抚摩,床头婴跳下床,消失在门口。一个时辰后。李三江下了床。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发现自己这几天奔波的疲劳,果然一扫而光,他暗暗称奇,就一定要见到老板!自己是琢磨不透的。否则这床头婴的。

向他说明了来意;

"这位先生。

我们的老板是不接待来客的。

除非你是特别的人,

悄悄地塞给了侍童。

李三江找到了刚才那个侍童。对李三江说道:那侍童笑了笑,""特别的人,"李三江愣了一下:然后笑吟吟地掏出一两银子,侍童接过银子,我给你通报看看;"那好吧!"过了一会儿;那个侍童回来了。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门对李三江:

"李三江穿过了那扇黑色的小门。

"是啊!

"我们老板在那个屋子里等你,来到了一个小屋;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背对着他站着。"你一定要见我!"那人的喉咙里发出一阵沉闷的。

只要这个老板说出床头婴的来历,

我想知道你们这个床头婴是怎么来的?"李三江毕竟见过场面,他开门见山地说道:不过你放心,"因为我也想开一家类似的按摩馆,我开设的地点绝不在这个地方;只要你把床头婴的来历告诉我;我给你一千两黄金作为报酬,"李三江的如意算盘打得!

而一千两黄金,

对他来说:他就可以向皇上汇报了;只不过是九牛一毛。那人转过身来,冷冷一笑;"那你就跟着我来吧!"李三江跟着黑衣男子进了一个大山洞。在山洞中,他们笑嘻嘻地捧着一两个。

不时地穿过一两个床头婴,

我们这里有个规矩,

如果有人一定要知道床头婴的来历!

正当李三江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欢天喜地地讲述着故事;黑衣人说话了,"对不起。就必须讲述一些奇闻逸事或官场黑幕,那些床头婴会把你当作异类。扔进水池,让你。

但为了能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

我自小熟读各类书籍,说些奇闻逸事自然不在话下:"李三江心想,但是让我说官场黑幕。就有些为难了,也只能豁出去了,他点。

我都可以做到,

你的这些要求!"好吧!"他们进入了山洞中的一个大厅。大厅里灯火通明。十几个床头婴正围坐在一张巨大的石床上嬉闹,那些床头婴身高皆不足三尺。但个个手如白玉。光滑无比;"你先给这些床头婴讲个奇闻吧!我再来见你,给你说说这些床头婴的。

我们不是侏儒;

"那个黑衣人说完就走出了山洞,李三江对着那些床头婴笑了笑,讲起了一个侏儒找老婆的怪事,谁料床头婴都愤怒地喊起来,在笑我们是侏儒吧!"你这坏蛋,告诉你,我们是床头婴,"各位别急,我再给你们讲个笑!

"李三江连忙摇头,

我不是官员,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李三江连忙陪上笑脸。"谁知那些床头婴不买他的账,其中一个盯着李三江,用手指了指他后面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池道:不然我们就把你扔到那个水池里去,"你快给我们讲讲你在官场的黑幕,"你们误会了,所以我不知道官场黑幕啊!""不是官员。大家快把他扔下去。"那个带头的床头婴喊了起来,其他床头婴都跳下。

围住了李三江。他知道:李三江额头上的冷汗刷地一下流了下来,自己不说些官场黑幕,是走不出去的,这些床头婴也是供人娱乐使用的。自己不如胡编乱造些故事给他们听听,可奇怪:

那些床头婴都轰地一声笑了。

他们逼着李三江非把自己的贪污之事说出来不可,那些床头婴对李三江的胡编乱造都洞察神明,等李三江支支吾吾地把自己贪污的一笔灾民的黑款说出来后,他们使劲举起李三江,那个水池的水虽然烫,把他抛入了那个冒着热气的水池,但却让人十分舒服。李三江刚才还以为这水池里的水有毒;可现在却感到一股惬意直冲自己的七神六脉。舒畅。

"李三江接过姜汤一饮而尽后,

等李三江泡够了爬上来的时候。发现那个黑衣人已经走了进来。"先喝杯姜汤吧!我再给你讲讲这些床头婴的来历,就坐了下来,黑衣人见李三江已经喝完了姜汤。等着听黑衣人讲床头婴的来历,笑吟吟地说:"李大人。床头婴的来历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李三江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姓李?床头婴是什么?

""你不就是床头婴吗?

喝的是能丧失记忆的忘过水,

"黑衣人冷冷一笑。指着那个水池说道:"你刚才泡的是缩骨水。半个时辰后。你将忘记你所有的。

三天后,你将缩成三尺高的床头婴"李三江扑通一声跪在了黑衣人的面前,"老板饶命,老板饶命。我是奉皇上之命来的啊!你可不能这样啊!对李三江怒喝道:"你看清楚了,"黑衣人指着石墙上的一幅画;他才是。

我不是老板。"李三江战战兢兢地抬头一看,什么都明白了。他觉得全身开始酸痛。惨叫。

就让他伺候老百姓吧!

不过据服侍在康熙身边的那些太监说:

晕倒在地,"来人,黑衣人吩咐道:把这个床头婴腰牌给他挂上,他贪了老百姓的钱财。下辈子,已经不重。

"至于画像上的人是谁。

每年都有一些官场要员失踪,

当有官员把这些事情禀告康熙的时候。康熙听了。总是微微一笑,黑衣人递给李三江一杯。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他们这些蠢货也不由得惊人

下一篇:高扬点了点头

  • 猜你喜欢
  • 24小时热文